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受争议的“合村并居”:搬上楼,以及今后的日子_国内

发布日期:2020-07-01 0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盛夏将至,草木葱茏,禾苗茁壮。然而山东省惠民县胡集镇小范村的村民们,却个个愁眉不展,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子,如今已被拆得七零八落。

站在村边放眼望去,几处农家院落矗立在一片片废墟和待平整的土地上,有不少施工的大型机械隆隆作响。村民小超感叹:“原来的那个村子,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几公里外的东董村,和小范村同属一个乡镇,这里的景象更为“别致”。原来有130多户农户的美丽乡村样板村,如今仅剩下3户人家,其余的宅地都已平整、复垦完毕。一片片低矮的玉米苗,与孤零零的院落,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。

美丽乡村东董村前后对比(上图为拆迁前)

两个村的村民们,不知道接下来他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。

这一年,疫情都挡不住的折腾

小范村和东董村出现今日的景象,皆肇端于当地去年6月份开始推行的“合村并居”行动。

两个村子加起来一共400多户,如今坚守原地的只有约30户。记者走访得知,搬走的农户很多并非出于自愿。据村民们讲述,噪声骚扰,干扰生意,断水断电,亲朋“游说”……不少人在压力下选择搬迁。疫情期间,村民家里有孩子要上网课,但没网,只好签字,暂时搬到邻村租房住。

农闲时节跑出租车生意的小范村村民王先奎回忆道,“当时真跟打仗一样”。他描述的,是今年4月初,全国疫情缓和后,当地要求农民签协议、搬出家园的情景。

从村民提供的监控资料中可以看到,大量工作车辆开进村子,有的堵在村民的门口,有的用高音喇叭播放与政策宣讲无关的声音,制造噪声污染。最终有人不堪其扰,只好签字搬家。“喇叭一放就放到夜里12点”,一位79岁高龄的村民告诉津云新闻记者。

小超和多位村民回忆,有不签字的农户,家里还被扔过酒瓶子,被砸过墙,还遭遇不明身份人员翻墙而入,“里应外合”打开农户院门。